工業設計,不僅僅是外殼-----從甲方到乙方后對工業設計的認知

2017.05.25

 作者:黃鎮

 第77屆CMEF已經落下帷幕,這是本人第一次以參展商與設計方的身份參加CMEF。最大的轉變是我從以前觀展時的一個提問者變成了現在的答題者。展會上,很多客戶向我提出了他們關注的各類有關設計的問題。在盡力回答這些問題的同時回想起以前自己與設計公司的合作,感覺有很多需要總結的東西。

在這里,先做下自我介紹,本人醫療器械檢測專業畢業。于今年2月加入ND市場部,之前在醫療器械行業工作接近12年,從事過生產、計劃、采購、售后、項目管理等工作。在十幾年醫療器械行業從業過程中,作為甲方,也與不少設計公司打過交道。

接下來想分享彼時我作為甲方,與設計公司的一次合作歷程。本人生平第一次與工業設計公司接觸是2014年,那時我是血管顯像設備項目組的成員之一,負責采購與商務。我先后與三家深圳設計公司進行接觸,第一家就是我現在的公司ND,另外兩家分別是S公司、D公司,本著低價采購原則,最終我們確定D公司為我們的設計方。

幾乎從老板到項目組的所有成員,包括我自己,選擇D公司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D公司的報價最低。S公司略高,而ND高出快一半。即便是價格最低的D公司,在我們看來都覺得非常貴。因為動輒就超過10萬的價格對于我們這種認為工業設計就是做個外殼的人來說是一筆性價比非常低的開銷。

那個項目最終的結果可以說是慘不忍睹:產品笨重巨大、最終結構無法落地,不具備可制造性。該產品歷時近3年,一直到我離職也無法實現量產,中間溝通過程中也極不愉快、多次出現爭執扯皮。

加入ND接近三個月,慢慢地對設計公司的工作內容有了逐步的了解。對于工作的方式、流程、價值也有了較為深刻的認識。回想之前那次失敗的委托設計經歷,經過在ND的學習熏陶,我覺得我很有必要將自己的經驗教訓分享給所有甲方朋友。

首先,那時候我們作為甲方,在乙方的選擇上就犯了一個相當大的錯誤,那就是我們把價格作為唯一考慮因素,忽視了不同設計公司的設計水平、內部工作方式、溝通方式、設計效率都有差異。我們沒有仔細地去了解工業設計的內容與價值,沒有仔細去考察和評估我們接觸的每一家設計公司的水平能力。我們本身對產品的定位較高,卻沒有選擇匹配產品本身定位的設計公司。 當然這一切都源于我們對工業設計的認識只停留在一個好看的外殼上。在展會上我也經常聽到這樣的提問:貴公司畫這個圖,要多少錢?你們設計一個XX產品要多少錢?這個東西不就一個殼子嗎,你們怎么收費這么高?

廣義的工業設計我們在這里不做討論,僅僅就狹義的工業設計即產品設計來說,它不同于工程技術設計、機械設計等概念,它是一種創造性的活動,目的不僅要確定企業所生產的產品的外觀,結構與功能的相互聯系,更高一層的設計目標是要體現企業的文化價值,人文價值,品牌價值。

很多人認為工業設計就是設計一個外殼,好看,漂亮。但我在ND里感受的認知是:我們不僅通過外觀漂亮來增加產品的競爭力,還能產生創新點、體現人文關懷、做到個性化設計等。簡而言之,我們設計出的產品必須同時滿足漂亮、科技感強、便攜、易搬運、操作合理、安全易用、成本可控、可制造性強、差異性、突破性等。

以上的需求就意味著對乙方的要求非常之高。設計一個產品,要對甲方所處的行業必須有一定的認知,最好能夠具備相關的產品設計經驗。

也因為這樣的定位,我們的設計師在會設計的同時,必須了解醫療產品的原理、功能、操作,以確保自己能夠敏銳地洞察到某類醫療產品的設計趨勢、品牌競爭態勢,能夠解決該領域產品的設計難點。為了在設計過程中準確、迅速地解讀委托方發來的設計需求,還要深入到產品應用場景、維修場景中做調研、做分析。為了滿足這些條件,我們的設計師在設計的整個過程中要付出相當大的工作量。在每一個案子開始設計之前投入的前期調研工作量也是巨大。例如針對一些設計案子,對外我們要深入到醫院等產品實際使用的場地進行觀察與調研,對內,我們要搭建各類模型來做人機的計算、體量感受等。對于每次要設計的產品,前期對于要設計產品原理知識、醫學背景、操作使用的學習更是必不可少。

其次,我們對于自身需求定義并不明確。拿我之前公司這個例子來說,我們對于外觀風格的需求就是漂亮、高檔,而對形狀、線條、色彩等毫無想法;我們對于操作的要求就是簡單方便,但對于這個產品操作流自己卻未深思熟慮與驗證;我們定義的使用場景就是醫院,卻沒有仔細探究具體的使用環境、擺放位置、操作動作。這樣的需求會讓乙方非常之抓狂,因為連甲方都沒有仔細思考下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最后雙方陷入無窮盡的提案與修改中。到了乙方我才發現,很多表面看似不可具體化的需求,其實都可細化與明確。當然,作為D公司,他們有責任義務去引導客戶提出具體需求。但實際的情況是,對方的設計師非常年輕,非常缺乏醫療行業和項目的經驗,需求的溝通也是非常的簡單。而我老東家負責對接設計公司的是生物醫學工程專業的工程師,所以溝通經常不在一個頻道上;對D公司的客戶經理也僅僅只能從商務角度完成價格談判、合同制定,對于設計,尤其是對于醫療產品本身缺乏足夠的認識,所以并沒有起到一個積極的需求導入的作用。需求認知的不明確與不一致導致整個溝通過程效率奇低。

第三點是由于我老東家對設計周期的壓縮。基于之前對工業設計認識的程度與項目進度的要求,老板硬是把項目原先報價的2個月壓縮成了28天。導致每一個階段,我們都在不停的催促乙方,乙方在重重催促之下,必定在很多環節進行了壓縮,交出來的成果可想而知。

在乙方的這幾個月,我了解到了工業設計過程中每一步的工作內容與工作量,正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慢工出細活”,比如設計之前大量的產品背景學習、調研、設計過程中多輪的頭腦風暴、分析討論、每個關鍵環節的評審與打樣驗證等等一樣都不能缺少。設計既是一個創造性的工作,也是個嚴謹、科學的工作,每一項 步驟都不能偷工減料。

談完以上本人作為甲方的經驗教訓,我不得不提一下我成為乙方的第一家公司——ND。

ND自1996年開始,致力于為客戶提供以工業設計為核心的全方位品牌戰略規劃解決方案。20年來,設計過的產品已覆蓋影像、醫療電子、生命信息支持、IVD、治療、醫院設備六大領域。當我翻看20年來ND積累下來的設計案例,我發現它們足以搭建出一家大型綜合性三甲醫院。

ND的設計水平與專業程度在業內也是名列前茅,得過的獎項也是不計其數。ND到目前還保持著近乎“學院派”的設計前期研究工作方式。我有幸讀到過幾份基于產品設計的調研,從調研的策劃、實施,到數據、信息的整理、分析,到最終調研報告的呈現,產品設計的前期分析,根本不亞于咱們國內某些大型醫療器械公司需求團隊的工作能力(當然主要是設計相關領域)。           

ND的設計部門的工程師,絕大多數都有良好的醫療器械產品的工業設計與結構設計經驗,即便是我們市場部門的人員,基本上也都是生物醫學工程、醫療器械等理工類專業背景,有多年的醫療行業從業背景,可以非常順暢地與客戶就各類問題進行溝通與需求對接。也就是說ND的設計人員與市場人員在醫療器械工業設計這個領域都是非常專業的。這也是ND的設計價格在行業內并不具備優勢,但我卻對ND的前景越來越有信心的重要原因。因為我們從心底里自信能為客戶解決問題,能為客戶做好設計,能為客戶增加產品競爭力與品牌影響力。

ND除了工業設計、結構設計之外,已經配備了完整的產品調研團隊、交互設計團隊、品牌策劃團隊、設計咨詢團隊,甚至利用自身多年的行業積累,可以橫向或縱向地整合產業資源,為所有客戶提供技術解決方案提供商、供應鏈資源等等。

每次我為客戶做介紹與需求對接的時候,我都竭盡我所有的經驗和能力,希望能切切實實幫助到我們甲方伙伴。并且我相信,正是像我這樣的完成甲乙方身份互換的小伙伴加入工業設計這個行業,我們彼此更能了解對方的需求和困惑,也更容易站在對方的立場上達成合作。

因此,讓我們放下偏見,走近彼此,真正地認識設計、感知設計,并享受設計帶來的美好!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深圳市無限空間工業設計有限公司
深圳市南山區天健科技大廈(天健創智中心)A塔11層01室
400-998-5175
0755-26745370/26745371/26745372
[email protected]


SHENZHEN N.D. INDUSTRIAL DESIGN CO. LTD.
Room# 01 Floor 11 Block A Tianjian Technology Mansin Nanshan District,Shenzhen
400-998-5175
0755-26745370/26745371/26745372
[email protected]

最近消息

latest news

? Copyright 2014 深圳市無限空間工業設計有限公司. 粵ICP備10201827號-1

7星彩走势 开淘宝店卖食品赚钱吗 建筑管理赚钱吗 上班时间没什么事 做点什么赚钱呢 八闽福建麻将游戏下载 公务员疯狂赚钱 亿贝彩票网址 梦幻赚钱牟利 李逵劈鱼9900炮技巧 dnf卖强烈之痕迹赚钱吗 魔兽世界坐骑 女人干什么兼职最赚钱 qq三国特区79做国令赚钱吗 比空调安装赚钱的职业 锯末做成什么最赚钱 二人麻将胡牌规则 这样都可以赚钱 坐在家里月入过万